原卫生部副部长:中国器官移植医院5年内达300家

作者: 采集侠 分类: 奇闻 发布时间: 2018-09-29 16:29

  原标题:黄洁夫:中国器官移植医院未来5年将增至300家

  (法制晚报深读记者 杜雯雯 编辑张子渊)

  黄洁夫,全国政协委员,原卫生部副部长,现任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理事长。

  2005年,在马尼拉的世界器官移植管理高层会议上,时任中国卫生部副部长的黄洁夫首次披露中国器官移植主要来源于死囚捐赠。2014年12月3日,黄洁夫在昆明召开的中国人体器官获取组织联盟会议上宣布:自2015年1月1日起,中国全面停止使用死囚器官,公民自愿捐献成为器官移植供体的唯一合法来源。

  由于在多年来在推动中国器官捐献事业上的卓越贡献,2015年黄洁夫获顾氏国际和平奖,成为中国大陆首次获此殊荣的医学界人士。今年2月,黄洁夫应邀出席海外反器官贩卖全球峰会,分享中国器官捐赠和移植的改革经验。

  3月4日下午,黄洁夫在两会驻地接受法制晚报记者采访,分享了参加这次反对器官贩卖全球峰会的幕后故事,同时他表示,为了满足器官移植患者的需求,未来五年内,国内有器官移植资质的医院将从现在的169家增至300家。

  秉持实事求是的态度讲述中国故事

  法晚:是什么样的契机在今年2月去参加海外峰会?

  黄洁夫:当时我收到对方科学院的邀请信,参加反对器官贩卖的全球峰会,这不是一般的学术会议,参会的人是都是所在领域的领袖和全世界器官移植界的领袖,世界卫生组织也派特使参加,陈冯富珍发表讲话,峰会要发表全球性的反对器官买卖的statement(声明),在器官移植界是属于制定规则的重大会议。

  邀请中国参加,本身就是有特殊的含义。这次邀请信发来之后,得到党中央国务院的高度关注和支持,最终决定组成代表团前往。

  法晚:会场里的情况如何?

  黄洁夫:我方参会秉持着实事求是、真实的态度,首先承认中国以前在器官捐献和移植领域存在问题,但我们改正错误并不断改进,这样的改变全世界应该正视。2007年,国务院《人体器官移植条例》颁布实施,明确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应遵循自愿无偿、知情同意、器官科学公平分配等原则,中国根据自己的国情,经过10年的努力,建立了中国的死亡判定标准、器官捐献体系、红十字会参与的第三方机制、对受体和供体的人道主义救助机制等等。

  我用孔夫子的话“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食焉”来表达,就是说圣人犯错误,就像日食月食一样所有人都能看得到,改了,众人仰之,我们中国就是这样。

  习主席经常说要讲中国故事,我们在会场就是讲述中国器官移植的改革进程,这次参与世界器官移植界的规则制定,是有历史意义的一场成功参会,打了大胜仗。

  器官移植改革已没有杂音 改革这一步走对了

  法晚:从05到现在的12年间,您觉得中国的器官移植改革走到什么样的阶段?下一步应该怎么走?

  黄洁夫:必须要实事求是,05年我第一次承认了这个事情,承认就是改革的第一步。

  2007年国务院颁布《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器官移植走上法治轨道。2014年底,我们宣布取消使用死囚器官,在全世界范围来讲难度都是很高的,我们做到了。2015年出现历史性突破,公民身后器官捐赠达2776例,2016年涨幅达50%,到了4080例。

  以前每年有数百外国人来中国“器官移植旅游”,现在再也没有外国人到中国来器官移植旅游,国外相关机构统计的数据和我们给出的数据一致。

  中国器官捐赠移植体系改革牵扯到五个方面:器官捐献,器官获取和分配,器官移植,器官移植后的登记,器官移植的监管。以前我们讲这五个体系还处于“new born baby”的状态,现在可能还处于婴儿期,还必须完善,完善过程中最困难的地方,在于突破各部门之间的利益,协调起来做同一件事。

  中国这12年来在器官捐献和移植方面的改革都是在党中央、国务院高度的政治承诺下才能完成的,是党中央的决心,不是我个人的能力改变这么大的一件事情。

  法晚:改革中的阻力和挑战有哪些?

  黄洁夫:2015年全面停止使用死囚器官移植时,有很多人说这样的改革是“器官移植的冬天到了”,也有人说“黄部长是霸王硬上弓,肯定做不起来的”。我当时压力很大,但我坚持这样的改革是“器官移植的春天到了”,现在已经证明我的说法是对的,在器官移植界现在已经没有杂音了,现在看也觉得走这一步是对的。

  希望2020前把器官移植纳入全民基本医疗

  法晚:现在中国器官捐赠和移植改革还面临哪些挑战?

  黄洁夫:器官捐献移植最关键的核心,很多人认为是捐赠器官数量短缺,其实不然。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