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收玉米改判无罪 乡亲邀请:还来我家收玉米

作者: 采集侠 分类: 奇闻 发布时间: 2018-09-29 16:21

  原标题:王力军无罪后 乡亲们赶来相邀:今年还来我家收玉米

  (法制晚报深读记者张蕊 编辑张子渊)拿到无罪判决后,王力军回到了距离巴彦淖尔市中级人民法院20多公里外的家。在家中等待着王力军和他的无罪判决的人中,有王力军70岁的老母、怀孕的女儿,还有种植玉米的乡亲朋友。因为王力军的案子,这些人的生活轨迹都发生了或多或少的变化。

  法制晚报深读(微信ID:shenduzhongguo)记者了解到,王力军回到家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又仔细看了一遍判决书,然后将叠得整整齐齐的判决书放进一个包里,最后放在屋子里大衣柜的最上面。今天,律师将启程前往法院协商国家赔偿事宜。

  家中的脱粒机已报废

  王力军的家在临河区白脑包镇永胜村十组,从同样在临河区的巴彦淖尔市中院到他家开车需要大概半个多小时。从村口的岔路拐进一条满是浮土的小路上,就能看到王力军的家。整个家里由两间土坯房和一小片没有围栏的空地构成。

  空地上能看到闲置的玉米脱粒机,周围随处扔着空酒瓶等杂物,“两年没用,已经报废了。”王力军说。

  王力军和他的妻子带着老母亲住在有火炕的大房子里有30多年了。王力军说,这是他十四岁那年,父亲给他盖的房子,在这间屋里,手机信号不太好,对此王力军却颇有些自豪,“墙壁有50公分厚,冬暖夏凉。”

  院子里还养了四只羊,一只鸡,两只狗。屋前堆放着王力军家自己种的玉米,“大概两三千斤,按去年每斤0.56元的价格,也就能卖一千多块钱。”

  老母亲穿上了红色毛衫

  王力军的母亲已经70岁了,昨天她特地穿上了红色的毛衫。老太太说自己的耳朵有点背,希望说话能够大声一些。

  其实王力军没有告诉母亲自己被判刑的事情,“他们怕我着急,一开始没有说。”老太太说,自己知道,是村里的人在议论时,被她听见了,“他们都不明白,收玉米怎么会是犯罪。”知道儿子的事情后,老太太问怎么回事,王力军总是说:“我没事。”尽管王力军如此,但是老太太心里还是有些担心的,因为儿子心情总是不好,脸上也很少露出笑容了。

  2015年冬天,本该去收玉米的王力军一直在家闲着,还总是抽闷烟、喝闷酒。

  “那会他父亲刚去世,他和我说,地里忙,他父亲又刚去世,他心里不舒服,所以一直没出去。”老太太对记者说道。话虽然是这么说的,但知儿莫若母,“我心里清楚。”

  怀孕女儿陪父亲到今天

  那两年家里的气氛很压抑,王力军的女儿对此感触颇深,“我们的压力主要来自于父亲,他心情不好,我们的心情当然也不会好。”女儿小王大学毕业后,就去西安工作了,也在当地成家了,如今已经怀孕7个多月了。

  她告诉记者,从2016年腊月二十九回到家后,她和丈夫一直呆到了现在,如今小王等到了父亲被判无罪的结果,终于放下了一直悬着的心,“本来早就该回去了,就想等判决结果出来。”现在父亲王力军无罪了,小王和丈夫过两天也就该回西安去了。

  据小王回忆,2014年底,公安机关就开始传唤父亲了。过年回家,她觉得家里气氛不太对,就悄悄问母亲,家里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母亲告诉她,父亲王力军因为收玉米被人告了,可能还会被判刑。

  知道这件事情后,小王的第一反应,就是联系律师,她咨询了好几个律师,但所有的律师对此都持悲观的态度,他们认为王力军的行为构成犯罪,“可能还会被判实刑”。

  这些律师中,有西安当地的律师,也有小王同学的亲戚,听到这样的反馈,小王心里直打鼓,她太了解自己的父亲了,她说自己的父亲是一个把信誉看得比命还重要的人,“我父亲收很多人家玉米的时候,连条子都不打,东西就让他拉走了,如果人家不相信他,怎么可能这样?”

  虽然自己咨询的每一个律师都告诉她,父亲王力军的行为是构成犯罪的,但小王一直坚信自己的父亲是无罪的。

  曾以为缓刑是最好结果

  2015年那年,王力军家过得并不太好。虽然一年未见的儿女们都回家过年,让王力军的心里很开心,但自己的事情却如石头一般压得让他喘不过来气,他不想让儿女和老母亲为自己担心,但犯罪这件事情,还是超出了他作为一个从来没接触过法律的农民的认知范围。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