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届三中全会回顾:邓小平春天里的“宣言书”

作者: 采集侠 分类: 奇闻 发布时间: 2018-09-29 16:13

  原标题:十一届三中全会回顾:邓小平春天里的“宣言书”

  本文原载于2011年06月21日北京日报

  1978年12月22日,中国共产党第十一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闭幕。这一天是冬至,但对国家来说,这一天是“立春”。

  在十一届三中全会和此前为其做了充分准备的中央工作会议上,中国共产党从根本上冲破了“左”倾的观念,明确指出必须完整、准确地掌握毛泽东思想的科学体系。全会高度评价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重新确立马克思主义的思想路线、政治路线和组织路线,作出了把党和国家的工作重点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和实行改革开放的战略决策。

  中国共产党勇敢的自我改变,适时的正确抉择,改变了一个民族的历史命运,决定了一个国家的前途未来。

  三十余年过去,这次抉择创造的精神和物质财富,源源不绝,泽被后世。一个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的社会主义中国巍然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春天里

  1978年的春天来得格外早。刚到立春节气,神州大地已经感受着和煦的暖阳。召唤新生的春风,似乎也给刚刚结束了“文革”内乱的中国送来了几丝新的气息。

  这年2月,春节后,恢复高考后首批“七七届”大学生陆续入学。敞开的大学校门带给新生们莫大的荣誉,让更多像他们一样命运多舛的年轻人看到了希望。

  3月,全国科技大会召开,时任中国科学院院长郭沫若在会上作报告,报告的题目诗意盎然——《科学的春天》。此前,《人民文学》一月号刊登了徐迟的报告文学《哥德巴赫猜想》,在全国引起强烈反响。昔日的“臭老九”作为正面形象,堂堂正正出现在人们面前。

  4月,中共中央批准中央统战部和公安部的请示报告,决定摘掉“右派分子”的帽子。中共中央组织部在这一年中,为在“文革”中受到迫害的1700万蒙冤者平反昭雪。

  5月11日,《光明日报》的一篇《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文章,开始了真理标准大讨论。长期禁锢在“文革”中“左”的思想和亢奋中的人们,重新开始理性的思索和民主的争论。

  这一年,冰雪消融,大地回春。

  这一年,划时代的中国共产党第十一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召开。中国从此进入了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历史新时期,中国共产党从此开始了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探索。

  而追溯这次伟大转折的发生过程,却不仅仅在十一届三中全会那短短的5天之中。

  十一届三中全会通过的《公报》一开头,就专门写了一个自然段,只有一句话:“在全会前,召开了中央工作会议,为全会做了充分的准备。”

  于光远当时是国务院研究室负责人,从头至尾亲历了这两个会。他在《1978——我亲历的那次历史大转折》一书中,对《公报》的这句话作了这样一番解读:“三中全会要确定的路线方针任务等,在中央工作会议上都已经提了出来,并且有了解决问题的主张。”

  不过,对“为全会做了充分准备”的中央工作会议,即便于光远也说:“我不清楚是何时、由谁首先提出要召开这个会和怎样提出来的,不清楚中央常委的几个人对召开这个会都有怎样的想法。”

  当时在中共中央办公厅工作的胡丹接到通知,作为负责编辑会议简报的工作人员,参加中央工作会议。胡丹随手揣上20斤粮票和一些现金,去京西宾馆参会。按当时的惯例,会议工作人员要自己交纳会议期间的伙食费,每天1斤粮票。

  没想到,会期原定20天的中央工作会议,却从1978年11月10日一直开到了12月15日,延长到了36天,以至于胡丹不得不中途回家取粮票。

  3天后,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幕,为期5天。

  有太多出乎意料、超过预设的改变出现在那次中央工作会议上,看上去似乎有些偶然。历史,总喜欢用这样偶然的联系,拼接必然的进程。

  于光远在中央工作会议举行前夕领到了出席者名单和分组名单,他急忙而仔细地对着名单上的219个名字,一个个看下去:

  当时的中央政治局正式委员23人和候补委员3人全部通知到会,名单上还有中央军委常委、“三副两高”(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国务院副总理、全国政协副主席、最高人民法院院长、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中国科学院、中国社会科学院、各省市自治区和各大军区、党中央机关、中央国家机关、军委直属机关负责人……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