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薪潜规则:农民工工钱成包工头讨要工程款筹码

作者: 采集侠 分类: 奇闻 发布时间: 2018-09-29 16:08

  原标题:农民工工钱成为包工头讨要工程款筹码

  2月初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强调指出,切实解决好农民工欠薪问题,深入开展专项整治和督查,集中曝光一批典型案件,严肃查处欠薪违法行为包括欠薪陈案,坚决打击恶意欠薪违法犯罪,尤其要坚决解决涉及政府投资项目拖欠工程款导致欠薪问题。国务院办公厅日前就解决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派出督查组,赴部分省区开展实地专项督查。

  《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了解到,历年“久治难愈”的欠薪现象正出现“潜规则”:包工头往往最后发放农民工工资,农民工工资成为讨要工程款的筹码。市场秩序缘何难得到规范?破解讨薪难“顽疾”的“药方”何在?记者近日分赴广西、贵州和福建等地调查。

  “在讨2015年的工钱哩”

  1月10日,岁末年初,寒风夹雨,广西柳州市劳动监察支队大楼前站满了讨薪的农民工,有人穿着沾有泥浆的工作装,坐在石凳上等说法。劳动监察人员正忙碌地协调各个案件的当事人。

  46岁的蒙建康是贵州从江县湾里村人。“在讨2015年的工钱哩,我带4个人在古亭山旁的楼盘做了4个月木工,一直没要到工钱,老板从前年拖到去年,再拖到今年。”蒙建康说,他预付另外几个人的工钱,如今欠钱全是他的。柳州市劳动监察支队案件调查科赵达君说,就这项目,还有10多人在投诉,欠了16万多元。

  针对这起欠薪现象,柳州劳动监察部门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已多次协调,最终确定由房地产开发商先拿出10万元,发给农民工,让他们回家过年。

  一名农民工插话说,除了拖欠工资以外,克扣情况也很多。工程完成后,一些建筑商或包工头往往以质量不过关等各种名义,层层克扣工人工钱。“扣得不太过分,我们都忍忍算了;可有的扣得太过分,我们只能维权,但很难奏效,即便奏效,也是时间长、代价大。”这名农民工说。

  岁末年初,贵州省贵阳市双龙航空港经济区多个建筑工地正紧张施工,在双龙御景新城安置点,施工方拿出工人信息记录、领取工资记录等资料。记录本上,工人们姓名、身份证号、月工资额等信息清楚,最后一栏签着工人们名字,按了手印。

  劳务商四川永恒建筑劳务有限公司贵州劳务分公司项目经理鄢涛说,分公司有20多个班组、上千名建筑工人,此前曾发生班组长卷走农民工工资现象,因而公司建立了更规范的工资发放制度,比如工程款到位后不再分发给班组长,仅让他们提供工人工资明细,由分公司与工人当面核对、发放并签字、按手印确认。

  一些不规范行为仍较为常见。记者在福建省福州市登龙路看到,三四名工人正在铺设人行道地砖。记者询问是否签订劳动合同时,工人非常诧异,“层层转包给我们的工程,哪有合同?”这名工人说,工资也不是每月一结,而是春节前统一发放。

  一名劳动监察人士告诉记者,非法转包、不按月结算工资、不签订劳动合同等都是明令禁止的,可这些现象都很普遍。工会系统一名负责人说,农民工工资拖欠有案件数减少但金额上升的趋势,全国普遍难以做到按月足额发放工资,很多企业平时只按月发生活费,年底统一结算。

  四川内江的农民工李成彬在柳州市柳东新区一栋高层楼盘里干活,他和10多个老乡每人每天工钱200元。“4个月大约有2万元。每月预发了1500元生活费,年底统一算工钱。”李成彬说,预发工钱是整个行业的操作模式。

  欠薪现象衍生“潜规则”

  欠薪现象正出现“潜规则”。“越来越多包工头故意将农民工工资放在最后发放,水电、材料费等费用全部支付,甚至利润都盘算好之后,才愿支付农民工工资。”柳州市劳动监察支队副支队长彭胜说,越来越多包工头故意将农民工工资当作“筹码”,试图向政府部门施压,由政府部门帮助向业主或建筑商讨要工程款。

  严查拖欠农民工工资行为一直是各地重点工作之一,但一些地方“年年严查年年欠”。多地劳动监察人士认为,已有的规定未严格落实是重要原因,一些包工头甚至将农民工工资当作讨工程款的“筹码”。

  一些规定“有令不行”。一些工程项目建设资金不到位即擅自开工,施工企业压价竞标、垫资施工现象仍较普遍,挂靠承包、层层转包、自然人承包等问题仍屡禁不绝,一旦资金链断裂,农民工容易成为直接受害者。“欠薪问题多数都被上层链条传导而来,正因为实名制管理、分账管理、按月支付工资等规定没有被行业管理部门严格查处,导致后面欠薪问题的出现。”一名劳动监察人士说。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