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江被打女子轻伤二级 治疗花光积蓄没钱请律师

作者: 采集侠 分类: 奇闻 发布时间: 2018-09-29 17:26

  原标题:丽江旅游遭暴打女子轻伤二级 称治疗花光积蓄没钱请律师

  (法制晚报记者 张蕊  编辑 吴洁)2月21日晚9点,“丽江旅游遭暴打”当事人琳哒接到了丽江公安局送达的丽江市公安局古城分局《鉴定意见通知书》,通报对其人体损伤程度鉴定结果是轻伤二级。通知称如果对该鉴定意见有异议,可以提出补充鉴定或者重新鉴定的申请。对于要不要申请补充或者重新鉴定,琳哒告诉深读(微信ID:shenduzhongguo)记者,她还在考虑中。

  “丽江警方为我做完鉴定不久,打电话说又派出了一个小组,要求我去第三方机构去做鉴定,被我拒绝了。”琳哒说,丽江警方说现在律师可以介入了,“从出事到现在都是我自己在掏钱,我现在都发愁手术费,更不敢去想未来的手术费用和整容费用。这么长时间没收入,我已经拿不出钱来请律师了,我不知道从哪里去找钱。”

 琳哒受伤前后

琳哒受伤前后

  讲述

  “丽江警方鉴定完又让我去第三方鉴定”

  2月12日,丽江警方相关人员对琳哒做了伤情鉴定。

  2月21日晚,伤情鉴定意见书送到琳哒的手上。根据鉴定意见,丽江市公安局古城分局聘请相关人员对琳哒的人体损伤程度进行了伤情鉴定,鉴定意见是轻伤二级。通知书显示,如对该鉴定意见有异议,可以提出补充鉴定或者重新鉴定的申请。

  对此,琳哒告诉深读(微信ID:shenduzhongguo)记者,要不要申请补充或者重新鉴定,还在考虑当中。“我也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2月12号做完体检后,觉得放下了一桩心事,还好好睡了几觉。但这种平静没持续多久。几天后,我接到丽江警方的电话,称他们又派出了一个小组,要求我去一个第三方机构去做鉴定,被我拒绝了。“

  “我没有见丽江警方派来的人,我已经做完鉴定,也签字了,为什么还要去第三方做鉴定?”琳哒说,之后她又开始焦虑,“睡不着,一晚上醒好几次。几个月来的经历像做梦一样,我总想如果我没伤该多好,有人能帮帮我该多好……”她叹口气接着说,“怎么可能回到从前?我是不是很傻?”

  “警方称律师可以介入 我没钱请律师了”

  琳哒说,丽江警方告诉她,现在律师可以介入,“目前现实的问题是,要做手术还要考虑生活的问题,从出事到现在都是我自己在掏钱。我自己本来就不富裕,现在已经破产了,不敢去想未来的手术费用和整容费用。这么长时间没收入,我已经拿不出钱来请律师了,我不知道从哪里去找钱。”

  尽管未来做手术和整容的费用,可能会花费巨大,但琳哒说她还没想过赔偿的问题,目前只想走正规法律程序,“从出事到现在,伤害过我的那些人的父母、亲戚、朋友,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和我说一句‘对不起’,该怎么判就怎么判吧。” 

  “左上颌窦黏膜下囊肿 最近天天流鼻血 ”

  医院是琳哒最不愿意去的地方,“每次做手术,都要剪鼻毛,很疼。手术后不停地打喷嚏,感觉鼻子都要掉了,还有纱布塞在里面撑着鼻骨。本来就呼吸不畅,术后睡觉总会被憋醒。就是现在,有时也会被憋醒。”

  琳哒说,她现在不能像之前那样想笑就笑、想哭就哭,“我不能笑,一笑两边的脸就很疼。之前是没感觉,整个脸都是麻木的。”

  此前由于身体不适,琳哒曾去医院做过检查,在琳哒提供的一份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的体检报告中写道,“双侧鼻骨、鼻中隔、左侧上颌窦前壁、内侧壁及顶壁多发骨折、骨处密度较前稍增高,考虑有骨痂生长;原左侧上颌窦积液基本吸收;左侧上颌窦黏膜下囊肿;双侧筛窦炎症。”

  “看到‘左侧上颌窦黏膜下囊肿’让我很惊慌,我不敢去问医生,从网上查资料,说有癌变的可能,真的难以接受。”琳哒说,她不知道该怎么办,目前就是按网上说的不吃辛辣刺激的食物,不吃腊肉、腌制品,不喝酒,咖啡也不喝了,“我想等着下一次手术的时候,问问医生。”

  对于为什么不马上去咨询医生的问题,琳哒承认在逃避。

  琳哒告诉深读(微信ID:shenduzhongguo)记者,囊肿的位置在鼻子旁边,肉眼可见,看上去比皮肤高,摸上去软软的,有推动感,“从左眼下面到左鼻翼都是。这几天一起床,就会流鼻血,这两天脸上的伤口也很疼,我也不知道和囊肿有没有关系。总之这些天一直处于害怕之中。”

  “3月初还要做手术 害怕嗓子眼放东西”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