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闵行整治非法娱乐场所:民警租车便衣前往

作者: 采集侠 分类: 奇闻 发布时间: 2018-09-29 17:24

  原标题:上海闵行创新整治非法娱乐场所

  航华路93号,一家普通的生鲜蔬菜店,家住航华二村的王先生是这里的常客。

  “以前我也是这里的‘常客’。”过去,这里是个地下游戏机房,王先生的儿子经常偷溜去玩,一家人担心不已。此后公安部门取缔了这一非法娱乐场所,联系房东告知出租给非法经营者要负的责任,还邀请居民参与监督:“现在这里成了蔬菜店,既不担心儿子乱跑,又方便了居民生活。”

  作为城郊结合部的闵行区,近年经济社会发展在全市名列前茅,但令闵行区负责人感到不安的是,这里的公众安全感并没有随着经济向好而提升。

  “经济发展越快,公众安全感越低”曾是许多国内外城市发展的共同经历。但闵行公安尝试打破这样的怪圈:“人民群众的安全感和满意度,是平安上海建设的首要目标,也是群众的关心关切。”

  去年10月以来,闵行警方以打击整治非法娱乐场所为抓手,持续开展“严打击、强管控、促转型”专项行动,涉及非法娱乐场所的相关警情同比大幅下降67.2%,141家被查处的场所实现业态转变转型。

  在闵行区副区长、公安局局长郑文斌看来,公众安全感不能只看公安部门打击处理了多少违法犯罪嫌疑人,警情减少、环境净化才能真正让群众有获得感。

  娱乐场所前装了摄像头,民警租车便衣前往

  打击犯罪数量不少,案子也破得漂亮,公众安全感为何还是不高?闵行警方通过大数据分析和走地方调研,发现娱乐场所治安问题是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在不少公安民警看来,这的确找准了“工作的痛点和社会治理的短板”。

  以王先生所在的航华地区为例,这样以网吧、游戏机房、棋牌室为名,夹杂赌博行为的娱乐场所就有9个。

  这一情况在闵行并不鲜见。古美地区居民王晓记得,以前小区门口就有一家按摩店、一家棋牌室:“每天吵吵闹闹,有人喝醉了还打过架。晚上奇装异服的男女进进出出,小孩子补习完我们都要带着绕开走。”

  “其实公安部门的打击就没有停过。”不少一线民警告诉记者,这些场所不但设置隐蔽,检查取证难度大。警方投入大量精力好不容易打击掉,成本低、回本快的场所又已另起炉灶。

  去年10月,闵行警方决心转变打击模式。“我们制定了派出所实地上门检查、突击队便衣暗访、多部门情报支撑、各警种交叉查禁等梯次化协同作战模式。”闵行公安分局治安支队支队长张斌斌告诉记者:“40人的突击队,不是单纯增加专门打击力量,而是着眼于提高打击效率。”过去,治安支队负责查禁的只有10余人,小场所由派出所“自扫门前雪”,负责的也就几个人。一来一往,民警很容易被违法犯罪嫌疑人“铆牢”。甚至有场所贴着派出所民警照片和警车号牌,让员工“看到这些人立即报告”。

  去年11月起,突击队连续便衣暗访双柏路上一家浴场,发现竟设有暗门、“报警”按钮,外围侦查发现这里的“客服”通过QQ群、微信群招揽生意。12月2日,突击队当场抓获多名违法人员。清查现场时,民警发现浴场外竟装有探头,用以观察前来查禁的民警。

  这次整治中,突击队队员从各个派出所抽调,人员搭配、查禁区域不固定,就连用的车也是从租车公司租来的。打击方式一变,效果立竿见影:4个多月来,闵行全区侦破涉及非法娱乐场所案件381起,查处涉案嫌疑人886名。

  “查处不力”9名派出所所长被约谈,未来还要公布公安局长手机号

  暴风骤雨般的整治进行中,违法犯罪嫌疑人和居民群众都在观望:不法者希望这是“一阵风”,“风头”过去,总结经验让手法更加隐蔽;居民群众则担心这是“一阵风”,这些场所会“春风吹又生”。

  闵行警方已建立起一套针对娱乐场所的分级预警机动态管控平台,对各类娱乐场所实行“积分预警”制度。“通过治安警情、检查情况、市民举报等多方面进行日常监督,一旦查实存在问题,就会记上一定分数,达到预警线,公安部门将采取进一步措施。”据闵行公安分局副局长陈荣霖介绍,平台基于数据分析,科学调整警力投放,对应生成任务清单,自动评价查处效果。而这些结果也将抄送街镇和相关部门,以整合多种职能手段增强对娱乐场所治安问题的掌控力。

  “平安为群众,更要靠群众”。在闵行公安负责人看来,消除居民群众的担心,最好的办法是让他们参与进来。“一旦对线索查处速度慢了,群众提供的线索就会少。”陈荣霖告诉记者,闵行公安分局紧抓“问责环节”,明确了“查处不力”的3种情况:一旦发现群众提供线索未及时开展受理查处工作,同一场所多次被群众有实举报,以及群众提供线索数增加但警情两周内不下降的,属地派出所领导就会被分局领导约谈。目前已有9名派出所所长被约谈过。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