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研修生在日遭遇盘剥 我使馆支招保护措施

作者: 采集侠 分类: 奇闻 发布时间: 2018-09-29 17:18

  原标题:对中国研修生在日遭遇 我驻日使馆发话了

  新华社2月26日报道,日前,《中国研修生在日境况牛马不如,家里父母知道了该有多心疼》文中报道一些中国研修生在日承受高压、超长时间低薪工作乃至被日本雇主性骚扰后,有人难以置信:“日本怎有这种奴隶制?”有人问:“我们难道不管么?”还有在日留学生说,亲友向他转发此文,要他“赶紧回家,别在日本遭罪了”,令他哭笑不得,希望我们说清研究生和研修生的区别。

  就这些问题,新华社记者联系了中国驻日大使馆和熟悉研修生事务人士,请看他们的解答:

  研修生、研究生,傻傻分不清楚?

  “研修生”与“研究生”一字之差,却是完全不同的身份。研究生是留学人员,申请留学签证。日语没有“研究生”一词。研究生在日语中称为“大学院生”。

  “研修生”则是日语汉字词。现在研修生有一年在留资格,之后可以申请技能实习生在日本两年,一共可以在日本三年。技能实习生回国后还可以再次申请当技能实习生赴日。看“技能实习生”的称呼就好理解了,边学习技术边劳动,重点在干活。在日华人一般将研修生和技能实习生统称为研修生。

  据日本法务省统计,2016年在日本的中国研修生约有8.5万人,主要分布在东京都、广岛县、爱知县、岐阜县、三重县、千叶县等地。

  扭曲的制度

  日本政府说,外国人技能实习生制度有助于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是日本通过技术转移为国际社会作贡献。

  不可否认,日本早期接收研修生“干中学”有助于发展中国家学习技术,但随着日本日益老龄化而缺乏劳动力,日本的外国人技能实习生制度逐步变味。

  根据这一制度,要想去日本当研修生,需要有派遣方和接收方。早期的派遣方是研修生所在国政府、日本独资或合资公司;接收方是日本政府或派遣方的日本母公司。研修生通常待遇较好,学有所得。

  但现在的派遣方和接收方范围均已扩大。派遣方包括私营企业,接收方包括日本农户、水产加工企业和建筑公司等。研修生并不能直接与接收方签合同,有时要通过中日两国中介才能与接收方联系上。

  复杂的合同关系:研修生←签合同→派遣方(中方中介)←签合同→日方中介←签合同→接收方

  一些派遣方堪称“黑中介”。他们忽悠说,去日本当研修生可以挣大钱且生活优越,以获得研修生的高额押金和手续费。

  一些日本接收方属于简单劳动性质行业,利益微薄且急缺人手。他们为接收研修生交了高额手续费和住宿费等费用,希望最大限度盈利,就把研修生当成廉价劳动力,逼他们拼命工作。研修生在这些行业是低端劳动者,长期干简单重复的工作,根本学不到什么技术。

  熟悉内情者说,日本简单劳动行业的劳动强度和劳动时长在我国是难以想象的。而一些日本人的工作作风,对于其他国家的人来说是很难忍受的。

  如本文视频所示,一些中国研修生勇于维权,在日本起诉获胜。

  矛盾的心态

  日本的外国人技能实习生制度如此“挂羊头卖狗肉”,跟日本政府矛盾的心态密切相关。

  随着日本老龄化加剧,日本劳动力严重不足,低薪的脏活累活缺人干。但日本政府不愿意让简单劳动人口从国外涌入,并没有开放劳动力市场。

  在这种情况下,外国人技能实习生制度就成了日本变相引进劳动力的渠道。研修生签证是有年限规定的,日本政府用这种方法防止低端劳动力涌入日本。

  巧妙的盘剥

  熟悉研修生情况的在日华人姜先生指出,日本政府从研修生所交厚生年金这块占了不少便宜。

  他说,研修生依日本法律须交厚生年金(类似养老保险)费用,但不到几年就得离开日本,根本享受不到年金待遇,基本算是白交了。研修生如果不能通过正常法律途径要回自己交的年金费用,而日本一批批地招研修生,这笔钱不就白白给日本养老保险体系作贡献了吗?

  熟悉研修生事务的在日华人鲁蓬人说,其实,按日本法律,研修生在离开日本时可以拿回其五年内所交厚生年金,但很多人不知道这一规定,没拿回钱就走了。

  如果研修生直接到日本税务所,是可以得到免费服务拿回这笔年金费用的。但一些研修生连日语都不会说,又被日本雇主限制人身自由,怎么去税务所与工作人员交流?而研修生如果委托行政书士代理退款的话,退回的钱中20%要给行政书士当酬劳。

  日方不接受采访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