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H370失联3年乘客家属仍在等待 多人患抑郁症

作者: 采集侠 分类: 奇闻 发布时间: 2018-09-29 16:58

视频加载中,请稍候...

《第一时间》马航MH370航班客机搜索工作暂告中止

play 《第一时间》马航MH370航班客机搜索工作暂告中止

马航MH370客机搜寻暂停止 将重新制定搜索范围

play 马航MH370客机搜寻暂停止 将重新制定搜索范围

澳方公布MH370最新报告:坠毁时无人控制飞机

play 澳方公布MH370最新报告:坠毁时无人控制飞机

戴淑琴的5名亲人都在失联航班MH370上,这几年,她时常会看着照片出神。

戴淑琴的5名亲人都在失联航班MH370上,这几年,她时常会看着照片出神。

  时间,并非良药

  如同飞机升空擦破云层,发出刺耳轰鸣,今年2月16日,马航见面会现场,失联航班MH370乘客家属姜辉,耳畔响起风的呼啸。

  他茫然看向周围,不同于上个月水下搜寻宣告结束闻讯赶来一百多位家属。这场每月一度的例行见面会,恢复到平素的三四十人。

  从最初的安置点丽都饭店,到北京六环外的顺义空港,和三年前一样,一切都没变,一切都没有答案。

  会见室犹如密不透风的笼子:有人在角落默默抽泣,有人挥舞拳头,有家属霍然站起:“我们要人!”

  2014年3月8日,载有239人的马来西亚航空公司MH370客机失联,机上有154位中国乘客。

  三年过后,依然没有人知道MH370去了哪里。它成为航空史上最难解开的谜团之一。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曾在MH370失联两周年时发表声明,称“我们仍旧承诺解开这个谜团”。而对于仍在等待的家属来说,他们或许将用去一生。

  失望 连着失望

  本端记者和64岁的文万成约在山东济南火车站见面。这天是2017年1月17日,他急着赶往北京。

  他个子不高,头顶是一根根花白发茬。他找了个亮堂地方,边娴熟地打开一只针孔摄像机,对准记者。然后打开随身携带的一台老式笔记本电脑,记者和他对话的录像随即出现在显示屏上。

  他说,他还握有几个T的音频视频,是从丽都饭店开始,和马航以及各相关方面会面时录的。

  他的口头禅是:“我有证据!”

  聊着聊着,文万成的手机骤然响了,记者的手机也跳出一条新闻推送:“马来西亚等国政府表示,对失踪的MH370客机的深海搜寻工作暂停。”

  记者愕然看向文万成,他面色如常:“没事,飞机本来就不在海里,人还活着。”

  文万成36岁的独子文永胜是山东一家大企业的总经理助理,受公司指派前往马来西亚出差。

  记者看到文万成的车票上,价格很低,他才告诉我,他受过伤,和老伴两人都拿着残疾证。“失望连着失望吧。搜救结束,我们家属早几天就猜到了。”

  几分钟后,就在文万成乘坐的那趟高铁即将进站之时,喧闹的人潮中,他突然俯下身,大哭起来。

  2月26日,46岁的徐京红开车来天津火车站接我,她的母亲在MH370上。

  曾留学日本的徐京红谈吐温和。2008年,抱着多陪陪父母的念头,她回国,嫁到天津,诞下一双儿女。

  登机之前,母亲给徐京红发来微信,“家电你看着买吧,相信你,”还问:“需要给你打钱吗?”徐京红给父母在天津准备的房子,当时正装修。

  3月8日,是徐京红的结婚纪念日。2014年之后,她和丈夫说,“我们再也没有纪念日了。”

  61岁的戴淑琴的讲述中,则是自己悲伤的体验。她捋开染黑的头发对记者说:当听说妹妹一家五口乘坐的MH370失联之时,她似乎在镜子里,看到自己的鬓角以肉眼清晰可见的速度,一点点变白。

去年,一位女士在马来西亚吉隆坡参加马航370航班客机失踪两周年纪念活动。

去年,一位女士在马来西亚吉隆坡参加马航370航班客机失踪两周年纪念活动。

  她觉得 自己魔怔了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