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忻州4A景区内建煤矿 10亿盲目投资成风险

作者: 采集侠 分类: 奇闻 发布时间: 2018-09-29 16:54

  原标题:4A景区里建煤矿 10亿投资成风险

 建在4A级风景区芦芽山风景区里的明业煤矿。 刘立民 摄

建在4A级风景区芦芽山风景区里的明业煤矿。 刘立民 摄

  忻州煤运一位中层管理人员表示,除了顶风而上的“综合楼”,还有偏关县“大阳湾煤炭物流园”和宁武县“明业煤矿”等项目,投入十多亿元,现在全“趴”在那里

  法治周末记者刘立民宋媛媛

  发自山西忻州、太原

  2017年1月18日,年关将近,法治周末记者来到晋能集团忻州煤炭运销公司(以下简称忻州煤运)做追踪采访,虽然只是微风拂面,仍然感觉透骨的冷,首先进入记者视野的,是几名手拉维权横幅站在忻州煤运办公大楼台阶下的人。

  这座气势宏伟的大楼,忻州煤运搬进去办公不足一年,建筑面积3万多平方米,耗资1.3亿元以上,但忻州煤运的高管很忌讳“办公”二字,他们喜欢称作“综合楼”。

  “负债180亿元,其中仅银行贷款就高达70亿元。”还有,十八大后,中央三令五申“不得以任何形式和理由新建楼堂馆所”,然而,窘迫的企业状况和中央禁令都无法阻当忻州煤运“综合楼”的建成,并且还存在未批先建和招投标程序涉嫌造假等问题。

  2016年9月29日,《法治周末》以《忻州煤运斥资过亿建大楼》为题,对上述问题进行了报道,两个月后,11月29日,陈学志受到处分,被免去忻州煤运经理职务,知情人说这与“建大楼”有关。

  记者做追踪采访时,晋能集团一位干部表示,不要只盯着“大楼”这种明面的问题,(忻州煤运)有比这还严重的问题。

  不甚明朗的“处分”

  2016年10月9日,针对本报《忻州煤运斥资过亿建大楼》一文,忻州煤运通过当地媒体作出回应,称《“斥巨资建大楼”系危楼改造》,该回应通过一些网站转发。

  在回应中,忻州煤运表示,该大楼系危楼改造工程,列入山西省发改委、晋能集团房地产综合楼开发项目,投资来源为自筹资金。“原办公区建于上世纪80年代中期,设计为砖混结构,预应力空心楼板,年久失修,不符合国家现行10级抗震规范要求,经鉴定为危楼。”

  然而,就忻州煤运建楼的相关问题,法治周末记者曾两次到忻州煤运采访,时任经理陈学志及其他人员从未说过是“危楼改造”。

  “回应”不顾法治周末记者已经掌握并报道的事实,为了规避“未经招投标先开工”的质疑,硬是将开工时间“2013年6月6日”改为“2013年12月10日”,创造出冰天雪地“破土动工”的奇迹。

  通过“回应”,记者看到“忻州煤运总资产213.17亿元,负债率84.71%”,以此计算,总负债应为180亿元。

  法治周末对忻州煤运斥巨资建大楼曝光后,引起国内各大新闻网站的广泛转载,不久,记者从忻州市纪委得知,纪检部门已介入调查。

  2016年11月29日,法治周末记者从忻州煤运一位中层干部口中得知:“刚刚开过会,因为建楼问题,陈学志受到行政记大过处分,被免去经理职务,新经理已经到任。”

  为了证实这位干部的说法,记者曾两次赴晋能集团,集团宣传部工作人员只知道陈学志被免职,认为是正常的人事安排,对“处分”之事一无所知,在记者的要求下,宣传部长翟安发拨通了集团纪委的电话,得知对陈学志确实有一个“党内警告”,但处分决定的内容不清楚,主管人员不在。

  在忻州煤运,宣传科长艾引华也不清楚陈学志免职原因和是否受到处分,表示没有听说,或许未传达到这个层面。

  晋能集团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干部告诉记者,忻州煤运的问题很多,不要只盯着办公楼这件明面的事,暗中的问题更多,经常有人告状。

  而一位熟知陈学志的人士向记者表示,虽说免职,但能平稳落地对他来说已是好事。

  扑朔迷离的1.6亿元管理费

  “不管经营状况如何,忻州煤运热衷于上项目搞投资,且不惜违规违法,具有很大的盲目性和风险,管理也比较混乱。”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